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张培萌求婚张漠寒

剑行锦时:第11章 满船星河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剑行锦时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为什么?赵槐梦便吞咽便问。这么好吃的东西,我还是第一次吃到呢。

    沈惊鸿便附在赵槐梦的耳边说了一句话,赵槐梦半信半疑,但终究还是停下了嘴里的嚼动。

    我不信。赵槐梦说道。

    反正你都吃了这么多,信与不信,又有何关系呢?沈惊鸿笑道。

    原来他附在赵槐梦耳边所说的是,听说这种鱼糕未经过事的处子之身吃多了便会腹痛三日,肠如绳绞,吃的越多,便发作愈快,腹痛程度也就愈重。

    赵槐梦仿佛真的觉得腹中已经在隐隐作痛了。

    真,真的?赵槐梦惊骇至极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小小一块鱼糕居然还有这种怪异的讲究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鱼糕有什么奇怪的讲究,鱼糕本没什么讲究,但若是在鱼糕里面加了一些本不该有的东西,那便有了讲究。

    怎么样?我没说错吧。沈惊鸿笑道。我劝你现在最好去一边先坐着,屏气凝神,随后调整呼吸,慢慢跟腹痛抗衡,最好莫让怀里的孽种落了地,不然这种生来无娘之童,实在是凄惨人伦。

    赵槐梦听得出沈惊鸿在打趣他,但他没办法,因为他现在已经感受到腹中疼痛了,正在不断加剧。

    你不怕我的刀?沈惊鸿突然提刀对着卖鱼糕的老妇说。

    当然怕,不管是带刀还是带剑的江湖人,老身都很害怕。老妇回道。

    那你为什么还敢在糕里掺进产婴草?沈惊鸿已然有点怒意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鱼糕里掺了一种名为产婴草的东西,故而才令赵槐梦受此苦难。

    产婴草,草如其名,食者当经产婴之痛,那该是何等痛苦?孕妇产子之时,因有将诞生之子女作为寄托,故而能忍受此煎熬,但赵槐梦又如何能捱得片刻这种痛苦?

    赵槐梦此刻汗如豆下,咬牙颤身。他强正忍着痛苦,显然产婴草已经在他体内肆虐了。

    因为害怕,便才先发制人。老妇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拿解药来。沈惊鸿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刀已经出手了,他要靠这刀来制敌而占先机。

    沈惊鸿原本是想将刀架在老妇的脖子上,但谁能料到老妇突然之间便矮了一个头的距离,既是矮了原先一个头的距离,沈惊鸿的刀便无法再如所愿了。

    但沈惊鸿变刀极快,一刀落空,再出一刀,仍旧是想要再架于老妇肩膀之上,可谁知那老妇又比原先矮了一截,第二刀再空。

    沈惊鸿再出第三刀,他不死心,不信这老妇还能身躯还能再矮得下去,但老妇偏偏就是矮下去了。

    沈惊鸿骇然,他从未见过如此怪异武功,此时老妇已如一桶身高而已。

    莫非眼前之老妇是为妖邪不成?

    纵是妖邪,他沈惊鸿的刀也不退却。

    沈惊鸿改挥刀为劈,意要刀锋置于老妇天灵盖之上,你身子再缩一分,我的刀便下沉一分。

    这老妇好像也不再缩短身躯了,不知是她武功已到此极限,还是她知道纵使她再怎么缩也避不开沈惊鸿的这一刀了。

    拿解药来。沈惊鸿淡淡道,他好像知道老妇已经无法避开自己手中这把刀了。

    先拿开你的刀。老妇说道。

    沈惊鸿便拿开了他的刀,他相信自己能在老妇再搞什么变节之前出刀制住她。

    《剑行锦时》张培萌求婚张漠寒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ojolink.com/books/10548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剑行锦时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