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张培萌求婚张漠寒

懒散小商人:第七十章 圆房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懒散小商人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两人起床的消息,早有丫鬟跑去告知了杨母。杨母亲自带着丫鬟,给他们送来了朝食,笑吟吟的看着二人,即便陆霄作为男子,面皮比较厚,也被看得脸上发烫,更别说身为女儿家的杨少君了。

    杨母笑呵呵的离去了,屋子里又只剩下夫妻二人坐在桌子边,看着杨母送来的朝食,全是大补之物。

    都怪你,昨天晚上太荒唐了,今天起来晚了,这下子全家人都知道了,你让我怎么出门!

    杨少君嗔怪了陆霄几句,身为男人的陆霄,在这方面脸皮厚的很,给两人各盛了一碗补汤,夫妻间的这种事情,我一个巴掌也拍不响,得两个人配合着来,昨天晚上你不也没反对吗,现在责怪起我来,晚了!

    杨少君被陆霄这么一说,小脸顿时羞红起来了,低着头只顾喝汤。陆霄看着杨少君害羞的样子,心情大好,连补汤都多喝了一些。

    吃完朝食,雅娴进来说,杨时贤找自己。陆霄估摸着是老人家要去鹿门书院的事情,来到巴东郡城有些日子了,一直没有动静,还是为了等杨成文回来,现在老人家见过了自己的儿子,那这件事情就该提上日程了。

    陆霄与王孟落座之后,要了一壶清茶,互敬一杯之后,王孟才言道:陆兄,适才在上面,见你听了那些人的言论之后,似是有些不赞同,这却是为何?

    陆霄不知这王孟的来意,听言辞倒也不像是质问,但本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心思,斟酌了一下才言道:倒也说不上不赞同,楼上之人所说的种种理由,倒也没有是胡乱编造的,只是陆某以为,朝中的诸位大臣,内阁阁老也好,六部官员也罢,他们总不会想不到这些理由吧。

    这些位居庙堂之高的诸公,都是进士出身,他们也曾像我们这般意气风发,又比我们多了几十年的官场经验,我们能看见的东西,他们岂会视而不见?以陆某来看,不是他们视而不见这些东西,而是他们看到的更多、更长远。

    王孟听了陆霄的见解,思量了片刻,陆兄说的是,既然如此,陆兄可愿在这二楼吟诗作赋,探讨学问?

    却之不恭!

   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难得遇见一个好客的本地人,陆霄也借着机会向王孟打听了许多蜀地的人文风情,对这一方土地也多了些了解。

    与这王孟经过一番交谈,陆霄发现此人也是一个博学多才之人,见识广阔,当是游历过其他地方的人,目前已经取了举人的功名,正在攻读,打算今年入京,搏一个进士回来。

    王兄,陆某有一问不知可否解惑?陆某自广陵而来,据我所知,不仅是广陵,甚至是金陵,都没有像千盛阁这样的地方。虽然朝廷不禁止我等读书人清谈,评议朝政,但好像大家也都不愿意去触碰这一点,为何蜀地学子敢如此?

    陆兄可是疑问蜀地学子为何敢如此大胆?见陆霄点点头后,王孟继续说道:这个习惯其实来源于前朝,前朝宪宗皇帝曾经巡狩蜀地,你知道所谓的巡狩就是逃到蜀地避难,那时候帝京被叛军攻占,虽然后来叛军败了,但是王朝的实力一落千丈,不过五十年的光阴,就葬送了。

    当时宪宗皇帝来到蜀地之后,进行了自我反省,下了罪己诏,其中一条就是不能广开言路,并即刻下旨,蜀地读书人,可议论朝政,并有权给朝廷上书。虽然前朝很快就亡了,但是这一传统却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弄清楚原委之后,陆霄唏嘘不已,前朝的宪宗皇帝当时想出这一招的时候,估摸着是想为后世子孙了解天下局势,留了一条路,免得被朝廷上的官员欺瞒,被蒙在鼓里。只是还没来得及发挥多少作用,国就亡了。

    至于到了本朝,虽然没有废除这样的规矩,估计也是为了面子上好看,毕竟广开言路是一件能够彰显君主仁德、睿智的事情,不过陆霄好像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传统在本朝发挥过多大的作用,现在也只剩下了面子,也只有这些年轻的蜀地读书人,还热衷于这样的辩论。

    杨成文是在三天后的下午,结束了巡县的政务,回到了巴东郡城。年近四十的杨成文,宦海十多年,身上早已经有了官威,虽然不至于生人勿进,但是却能给人一种压力,和他坐在一起,总感觉到拘谨、不自在。

    翁婿二人的第一次会面就是在杨成文书房里进行的,杨成文退去官服,穿着便衣,这几日在城里玩的还好?

    陆霄不敢隐瞒,恭恭敬敬的回道:这几日在城里走了走,见识了一番蜀地的人文风俗,确实不同于广陵,让小婿眼界开阔了不少。那日还借着您的玉牌,去了一趟千盛阁,见识了一番蜀地读书人的才学,蜀地这里当真是人杰地灵,英才很多,远胜广陵。

    杨成文点点头,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,翁婿二人交谈了小半个时辰,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,相互了解还不够,交谈的内容也大多都是点到为止,没有深谈的打算。

    不多时就有丫鬟来告知,晚饭的时间已经到了,翁婿二人索性一起去了厅堂。

    杨成文归来,家里面弄了许多美味佳肴,简直比上次迎接他们还要丰盛,看来上次是有所保留,这次杨成文这个一家顶梁柱回来了,就没有必要有所保留,底蕴尽出。

    席间翁婿二人喝了些酒,但是不多,只是用来活跃一下气氛,杨成文这样的人,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大量饮酒的,他是郡守,不是酒鬼。

    酒只要喝一口,满身都是酒气,晚上回房的时候,杨少君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热水,在木桶里泡了一阵子,直到身上的酒气差不多散尽的时候,才起身穿衣。

    喝了点酒,胆子似乎有些大,夜晚和杨少君躺在床上的时候,身上的衣服已经很单薄了,偶尔碰到的时候,能感觉到身边女子身上的细腻光滑。在酒精的催使下,陆霄把手放在了女子的腰上,搂住了佳人。

    杨少君身子不由自主的绷紧了,但是在温热手掌的爱抚下,渐渐放松了下来,为了迎合情郎,她伸出玉臂,抱住了陆霄的身体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两人醒来的都有些晚,闺房之乐妙不可言,难免荒唐了一些,昨晚直到下半夜,两人才昏昏睡去。

    两人**着身躯,相拥而眠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。陆霄醒来的时候,看了一眼怀里几近一丝不挂的丽人,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《懒散小商人》张培萌求婚张漠寒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ojolink.com/books/33880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懒散小商人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